您的位置: 德州信息港 > 汽车

湖北精九清仓新潮实业涉嫌违规 天津信托被质疑失职

发布时间:2019-12-05 08:21:20

本报记者 徐天晓 上市公司(,)在3月1日晚间发布公告称,湖北精九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天信沐雪一号”累计购入的新潮实业股票2365.51万股已于2013年2月21日通过二级市场全部卖出,每股成交均价4.89元,亏损9.45万元。湖北精九减持当日,新潮实业下跌逾6%。

沐雪巴菲特一号的提前清算,使得产品募集资金购买的新潮实业股权不得不被折价抛售,而大幅出货导致的股价下挫,也让新潮实业的中小投资者十分不满,质疑损失该由谁承担?天津信托是否也该担责?湖北精九此次借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账户举牌新潮实业,继而迅速清仓的行为,带来的负面效果不仅仅是9万余元的亏损,更重要的是,其清仓行为甚至涉嫌违反禁止短线交易的相关规定。围绕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计划,作为受托人的天津信托三缄其口,但是如果信托计划确实涉及违规交易,天津信托也自然牵涉其中。

湖北精九先举牌再减持

曾向本报记者披露湖北精九利用信托资产进行股票交易涉嫌关联交易违规的江苏沐雪,近日对记者表示,不对信托计划方面的问题做更多的评论。

湖北精九是深圳凯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合伙人之一,而其之所以引得资本市场的关注也正与其借信托账户举牌新潮实业有关。

新潮实业去年12月份的公告显示,在2012年12月3日,湖北精九通过信托账号举牌上市公司新潮实业。深圳凯雷的普通合伙人湖北精九通过“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账户与一致行动人张拾根,由二级市场累计购入新潮实业股份3129.88万股(其中:“天信沐雪巴菲特一号”购入2365.51万股,张拾根购入764.37万股),占新潮实业总股本的5.00%。

而仅仅不足3个月,湖北精九借信托账户举牌新潮实业的股票便遭清仓,在新潮实业3月1日晚发布的公告中,湖北精九表示:“因上述信托产品的投资顾问江苏沐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被警方立案调查,所以该信托产品被迫提前终止清算,通过该信托产品持有的新潮实业23655101股已经于2013年2月21日通过二级市场被全部卖出,每股成交均价4.89元,总盈亏-94500元,本次减持后,一致行动人张拾根尚持有新潮实业7643700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22%,我公司将根据天津信托对该信托产品的终清算结果以及警方的处理结果,依据相关证券法规处理后续事宜。”

不过此次湖北精九清仓新潮实业的负面影响不仅仅是亏损9万余元,其清仓行为可能涉嫌违规。由于湖北精九借“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账号和一致行动人张拾根购入新潮实业股份数量占比达到5%红线,按照有关规定,应当有6个月的限售期。而此次从“买入”到“清仓”仅两个月有余。

观察新潮实业被减持当日的股价走势可以看到,新潮实业2月21日以5.22元/股开盘,而终报价仅4.90元,下跌超过6%,盘中跌幅达9%,当日股票成交量约为2627.9万股,而仅“沐雪巴菲特一号”的减持数量就达到2365.51万股。有投资早在减持公告发出前就对清仓表示出了担忧:如果现在因为提前终止沐雪一号信托计划,造成湖北精九强行出货兑现的话,那么由此形成的普通投资者的损失该由谁来承担?天津信托是否也难辞其咎?

天津信托是否尽职引争议

事件发生之后,天津信托在其官方网站公告了“沐雪巴菲特一号”的相关进展,却并未就纠纷细节予以说明。本报记者虽多次联系,但是并未联系到天津信托针对媒体的具体负责人。

针对此次信托计划中可能涉嫌违规的责任承担的问题,用益信托创始人李旸对记者表示,目前无法具体分析,“具体的责任还要看信托公司与投资顾问等各方所签订的合同中,各自规定的职责范围,再来判定信托公司有怎样的责任,而现实往往是外界很难看到他们内部相互之间的约定,仅凭来判定是比较苍白无力的。”

很多分析师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事实上,在信托公司的类通道类业务中,出现问题后责任谁来承担的问题一直有很大争议。去年中诚信托“诚至金开一号”矿产资源信托风险的暴露,也爆发了终责任到底是该由中诚信托还是由(,)承担的讨论。而对于通道类的阳光业务,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按照湖北精九的表述,沐雪巴菲特一号被迫提前终止清算,湖北精九通过信托账户所购入的新潮实业股份在不满限售期的情况下抛售,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天津信托肯定是难脱责任。虽然卖者有责的主体是理财产品的受托人,但如接受受托人委托、从事与理财产品相关的活动的第三人有不当行为致使投资者损失,受托人依然要承担责任。

普益财富分析师范杰也认为,湖北精九借信托计划清仓新潮实业违规一事,天津信托恐怕难逃干系,“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信托计划是完全以信托公司的名义来运作的,《信托法》规定信托公司要以审慎的原则管理信托资产,这次信托计划出现问题,对于投资者来说,信托公司可能会负有失职的责任,而对于投资顾问,信托公司则应负责向其追偿。”

而对于“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资金被指涉及非法关联交易的说法,范杰认为,信托资金参与违规关联交易可能性不大。“信托资金托管一般比较严格,这次信托计划是由中行托管,倘若信托资金出现问题那损失的是中行高净值客户的利益,中行应该不会‘放水’。”但是范杰同时指出,“如果信托资金确实涉及于此,那天津信托肯定是负有责任的。”

2009年监管部门颁发的《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信托业务操作指引》中指出,证券投资信托设立后,信托公司应当亲自处理信托事务,自主决策,并亲自履行向证券交易经纪机构下达交易指令的义务,不得将投资管理职责委托他人行使。信托文件事先另有约定的,信托公司可以聘请第三方为证券投资信托业务提供投资顾问服务,但投资顾问不得代为实施投资决策;信托公司开展证券投资信托业务不得利用所管理的信托财产为信托公司,或者为委托人、受益人之外的第三方谋取不正当利益或进行利益输送。

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宝宝脾虚怎么办
宝宝发烧吃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