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州信息港 > 军事

荣氏家族从不把财富看作炫耀资本纪录

发布时间:2020-09-17 11:48:20
荣氏家族:从不把财富看作夸耀资本

清末崛起于无锡荣巷,民国时名震上海滩,重生在新中国,荣氏家族的命运折射了三个世纪以来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历程,但日常生活中,这个显赫家族的主人们却十分的平易近人。

从荣巷开始

在荣毅仁的父亲荣德生与伯父荣宗敬在江苏无锡开始他们的事业之前,荣家已在无锡居住了200年。明朝正统初年,被荣氏家族尊称为“始迁祖”的荣清带领全族人从当时的南京迁居到无锡,并向政府领取无锡西部惠山南麓的一块荒地以建设家园。这一带逐渐构成合称荣巷的上荣、中荣、下荣三个自然村落。

荣家也曾过着贫苦的日子。77岁的荣勉韧说,荣德生的2十五世祖荣庭芳是一个遗腹子,他的父亲荣晋玉死后,还怀着他的母亲就抱着大儿子荣子芳靠纺纱织布保持生活,家境很差。康熙年间清政府开放海禁,两兄弟做起“撑沙船”的生意。沙船是一种平底船,不容易在沙洲上搁浅;撑沙船是一件很艰苦的工作,无锡俗语说,“世上3件苦差事,撑船打铁磨豆腐”。不过两兄弟靠它一年能赚二三十两银子。“再带些私货,家底就厚起来了”高山茶,荣勉韧说。

自称乐农的荣德生在他的回忆录《乐农自订行年纪事》中说,“在余家旧宅后,由2十五世祖庭芳公改建楼屋,武初公即分得,宏山公至锡畴公,传至先父熙泰公,乃时只分得中造旧屋二间,与祖母袁氏务农经商。”

荣勉韧是一名研究地方史的学者。荣毅仁为他编写的《梁溪荣氏世系散编首编》提供过资料,比如把孙子和孙女的名字告知他。

荣勉韧依然在荣巷老街上居住。和他一样没有离开荣巷的荣家人还有很多,不过他们大多与荣毅仁家族分别属于不同的荣氏分支。在下荣的春益、春沂、春珊、春泗四支里,荣毅仁家族属于春沂支,荣勉韧属于春珊支。在宗谱里,他的名字叫本渊,与荣毅仁同辈。

荣巷在民国初年建镇,后来变成无锡的1处街道社区。除一条长约380米的老街与150多组近代建筑群以外,荣巷和任何一个城市的城乡接合部没什么不同。该扩建的道路在扩建,该拆迁的房子在拆迁。

荣巷近代建筑群是文物保护单位,不过这没有给居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冲突。介绍的碑文写着,“其建筑内涵涉及到近代中国民族工商业发展的诸多领域,折射出了这段历史的发展过程”。老街两旁有彩云布店、小高理发铺之类的店铺,乃至还有一家箍木桶店,这些传统行业的保留印证了上面的说法。荣德生的老宅子并不在老街上。它现在是某部队的驻地,常人不得入内。

在荣德生身旁的日子

陈荣良一直把荣德生叫作“外公”。实际上,他真正的外公是荣德生的族兄。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外祖母和母亲就成了两个寡妇。在外祖母弥留之际,荣德生去探望她,他问“嫂子有甚么要交代的吗”。

外祖母用手点点一旁的女儿和外孙。荣德生说,嫂子放心好了,他们由我来养。

在陈荣良的外祖母去世以后,荣德生就让陈荣良的母亲做了他妻子的“梳头娘姨”,并一直承担母子俩的生活费和陈荣良的学费。那时,陈荣良才8岁。今年,他81岁,他那106岁的母亲荣国英在今年初去世。

由于同族,所以虽然荣国英在荣德生家里做工,但未来6个月价格跌幅年化大约为10%得到的待遇很优厚,常常穿着旗袍,仆人们对她以小姐相称呼。陈荣良也依照辈份称荣德生夫妇做外公外婆,称荣德生的6女儿荣漱仁做六阿姨。

一开始,陈荣良和母亲每天在荣家吃饭。后来荣国英觉得不好意思,带着儿子回家吃,荣德生就每一年供给他们8石米。1石相当于100升,这些米两个人吃一年绰绰有余。

陈荣良一生都没有离开过荣德生的产业。读完商专,他就进了南京广新银行,荣德生是那家银行的董事长。他在21岁的时候想换一份工作。那时候,荣德生刚刚从一场绑架中被解救回来,属下申新纺织第六厂的经理去探望他,谈了几句,荣德生问起那位经理,我托你办的那个孩子的事解决了吗。“我正好走到门口,听到外公这句话,激动得不得了。”陈荣良说。

令他失望的是经理把他安排到车间。他本来一直在银行做出纳主任,还带了三个学徒,这样的安排让他很不满意。荣德生的二儿子荣尔仁知道了,叫儿子来劝他,说不好再换。可第二天清晨,陈荣良还是跑到荣德生眼前诉苦。

陈荣良记得外公对他说,你不去我就不给你介绍工作了,你回乡下吧。“倔死了,气死我了。”荣德生坐在蒲团上气呼呼地说。他习惯每天起床后坐在蒲团上“打功”。

陈荣良只得到工厂去。他烏龍茶刚到那里就看见自己的名字挂在工账科办公室里,纸笔也准备好了。原来他已经被荣德生调到了理想的部门。因此他在申新纺织第六厂一直工作到了60岁。他在1985年退休的时候,这家工厂的名字已变成了上海棉纺织第三11厂。

即使过去了60多年,也还可以看出早年在荣家的短暂生活依然影响着陈荣良。他像荣德生一样口味偏甜,烧菜历来不准放味精,要求“烧青菜也要烧出鲜味来”;他像荣德生一样在房间里摆着一个蒲团,闲暇时用朱砂抄写《金刚经》;他把荣氏家族于1986年在北京集会的百人大合影慎重地挂在墙壁最显眼的位置。他说:“那是我6阿姨给我的,无锡就这么一张。”在那上面,邓小平坐在正中间,他的两旁是荣尔仁和荣毅仁。

大合影左右分别是荣德生和荣宗敬的头像。陈荣良记得那是在敌伪时期,户主的照片要贴在“良民证”上,所以荣德生和荣宗敬就一起去拍照片。

“那一天,我也去了。”陈荣良对着照片说。

“中国最富有的人”的生活

在陈荣良眼里,荣德生是一个乐善好施的人。许多人知道荣国英进了荣德生家里做事,他们常常在身处窘境时聚集在荣家老宅子的后门等着她。冬季,他们一边冷得发抖一边叫她“春小姐”(荣德生夫人叫荣国英作阿春),荣国英则会在荣德生的同意下给予他们援助。得到支援的人包括无锡画家周怀民,陈荣良仍然记得穿着灰袍子的周怀民抱着几张没有裱过的画站在那里的模样。

年关来临前,荣德生会让荣国英带着两个仆人,抬着装满银圆、角子和铜板的肥皂箱,发给荣巷的穷人。“从东街发到西街,”陈荣良说,“又从西浜发到东浜。”

虽然是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但荣德生没有把财富看做在家族里自我夸耀或欺侮同族的资本。有一次荣氏家族开祠堂酒,族长请荣德生在宴席上坐首位。“外公说,钱不等于地位,我应当坐第几个位置就座第几个,你虽然没我有钱,但‘人穷不让辈’,我没资格坐这个位置。”陈荣良回想道。

荣德生在衣食住行上也其实不豪奢。荣家老宅子有1大一小两个饭厅,5张八仙桌,每桌8个人吃两荤两素一个汤,通常是咸菜肉丝汤。他毕生只穿布鞋布袜布衣衫。“有人说他穿西装,不对。”陈荣良说。不过荣德生也有过一套西装,那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3儿子带给他的,他刚试穿完就脱下来,再也没穿过。

因为受到中国重农传统观念的影响,成为大资本家的荣德生把自己的号起作乐农。他在荣巷具有80亩水稻田、30亩棉花田和许多桑树,每一年请长工种水稻、种棉花、养蚕,但插秧的时

先声药业赴港上市:近54个创新药正在研发,拥有必存等畅销产品
小孩子会得灰指甲吗
先声药业赴港上市:近50个创新药正在研发,拥有必存等畅销产品
先声药业艾得辛?用于治疗原发性干燥综合征新药临床试验申请获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