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依约相逢絮语黄昏后

2018-09-15 11:51:29

“依约相逢,絮语黄昏后”。

这是谁写的诗句,我未作考证,是谁的诗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倒让我想起马年里我和老马的两次约会。

记得次约会,是在年前。我是一个喜爱文字的人,不管别人怎么说,无事还是有事,总喜欢拿起自己的拙笔涂鸦那些没有韵律的不成文的所谓的“诗歌”(或许叫做顺口溜吧),或回忆过去的人和事,或有什么感想之类的东西,我都把它敲成文字,用作自我欣赏,或供网友作为饭前茶后的笑料。

去年的教师节,我为自己的小学老师写了篇《琴瑟悠扬,翰墨飘香》散文,老马看到这篇文章,很是高兴,一时间勾起了他对老师的想念,于是他跟帖说:陈老师是他四十年前的老师,在方便的时候若去老师家,叫上他一起看望老师。我被老马的这种精神所感动,四十多年了,他还记着自己的老师,还真是一个懂得感恩的好学生!我和老马从未见过面,只是平时在网上有些文字交流。我和他都是五零后的人,彼此已经走进老年人的行列。依约相逢黄昏后,也是一件快乐的事!老马的留言,我铭记在心。年前,老师打来电话,说马年的挂历来了,叫我去拿,我觉得机会来了,于是查寻老马的电话,呼叫他与我一道看望我们的老师。

腊月的寒冬,尽管是数九的日子,但晴空万里,没有一丝儿风,没有一点儿寒冷。我与老马约定在那天上午的九点,地点在我学校的大门口,彼此关照不见不散。老马凭着他职业的习惯,没有误时,很准确地来到约会的地点,我也早早的等候在哪里,生怕耽搁时间,对不住老马。我和老马约会的情景,似乎与一对情人的约会没有两样,期盼着对方早日出现在在各自的眼前。我迫不及待给老马打电话。

“老马,你到哪里了?”

“我已经到啦!”

“哦,是吗,你好快哟……”

电话没结束,公交车已经停在了门口,老马从车上走下来,他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提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两瓶明觉的特产“香菜”,四处寻找他心中所见之人。我暗自欣喜,那走下车的人,凭我的直觉就是我所想要见的梦中人。

“你就是老马吧?”我大步迎了上去。

“是呀,是呀,我就是!”老马抬起头看了看我,语气十分的肯定。又说:“我没什么好带的,送你自家做的香菜尝尝。”

“你也太客气了,还让你破费!”我很不好意思说。

“哈哈,说什么破费呀,就是自家的土特产。”

“是的,是的,那可是你们地方上闻名遐迩的特产哟!”我赞美着。几句寒暄之后,我细细打量眼前的老马,我惊呆了。

老马中等的身材,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头发虽有了些许的银发,但给人是那样的精神矍铄,充满着丰富的社会阅历。他衣着整洁干净,虽然穿着羽绒服,但丝毫没有给人臃肿的感觉,有着一种内在的气质美。我见了老马似乎一见如故,亲切的不得了,走上前给他一个拥抱。这拥抱暖暖的,甜甜的,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只是没有年轻人的浪漫。老马就如同一首唯美的诗歌,带给我无限的快乐,让我享受片刻的温馨;老马如同一曲醉人的音乐,让黄昏的相约变得绚丽起来;老马就像一缕阳光,顿时使我温暖了起来,不再感受那寒冬的一丝凉意。我们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相约在一起,彼此倾述着久违的心语,相互寒暄着相见后的喜悦。不一会,接我们去老师家的车子来了。我们上了车,老马说:“我与老师四十多年未见了,不能空手去吧!”“是的!”老马的心思比较缜密。我吩咐司机把车开到某农副产品专卖店,每人买了两份礼物。老马挣着要付钱,我说:“不行,既然是我们的老师,我们还是AA制吧。”谁都得付钱,谁都不得少付。老马拗不过我,也只好听命于我。我们上了车,同坐在后排,彼此谈论着各自的工作、家庭和生活。三十分钟的车程,我们来到了陈老师家。到了老师家,老师正伏案看书。我们一进门就喊:“陈老师,我们来看您了。”老师对我十分熟悉,见我带了一个人来,起初愣了一下,不知眼前的老马是谁?老师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了老师的意思,赶忙给老师作了介绍:“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你四十年前的学生,他很想你,他非得要见你啦!”“快坐,快坐。”老师起身为我们搬凳子,师母赶来给我们泡茶。

老马没坐,被眼前的老师家感动了。两间屋子,墙壁上尽是陈老师书写的条幅和各种奖状证书。书桌上放满了各种书籍和奖杯奖品。老马转悠着,一刻没闲的欣赏老师的作品。在老师的催促下,老马坐下了,和老师回忆着过去在一起的日子。我见老马和老师谈的很兴致,从老马和老师的谈话中,我才知道老师只给老马上过两节书法课,以后就再也没听过老师的课了。老师和老马谈得很热烈,于是我抽空回自己老家看望九十高龄的父亲。一个多小时后,我从父亲家回到老师家,见老马和老师谈话的兴致不减,我催促他们吃午饭,下午接着谈。饭后,老马和老师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直谈到下午两点多。老师平时有午休的习惯,那天老师全然没有睡意,精神特好,与他四十多年前的学生有着很深的师生情结!

我干脆在老师的小院里,尽情欣赏别致精巧的庭院给我带来的另一番乐趣!北风吹过窗外,将院墙上揪结的藤萝叶洒落一地。参天耸入云端的两颗水杉,在寒风中摇曳,不知名的青藤与旁边的野花,和着几抹杂草在风中晃动。偶尔见几只麻雀掠过,踮落小屋的房顶上,叽叽咋咋,叫个不停。落日渲染成的晚霞轻吻着往日的流逝的岁月,仿若暮归的小船,摇着,摇着,追着那悠然远去!

我们告别了老师。临走前,老师送给我们一本有他作品的2014年的挂历和他的作品专辑,老马很是感动,把老师的作品视为无价之宝,精心的收藏!老马对次相约记忆深刻,回到家后,第二天,老马写了一篇《花甲之年的约会》,那文字真诚,淳朴,发自于内心。他说:“如果人生是一篇小说,花甲之年的约会,四十年后的拜望,可能在我人生篇章中似乎增添了点什么东西!”是的,一时间,我沉浸在他的文字里,闻着那文字散发的味道,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有的时候,在别人的文字里感动,那是缘于文字的共鸣,在他人的文字里依然可以找到心灵的栖息点。于是,不经意间,偶遇在文字里,无需言语,淡淡的留言,几行清素的文字,便读懂了彼此。正如老马所说:墨香里沾染了一种“情脉”。在撩人的文字中,我想起了古人的诗句“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发现窗外黄昏已远去,温馨的墨迹在我心里散发着芳香,仿佛有一种感觉,要约的人又来到我的眼前。果然,年后我接到了老马的电话。

“喂!你是谁呀?”我疑惑的问。

“哈哈,你没听出来?我是谁,你忘了?”

“对不起,还真想不起来了。”

“我是老马呀!”

“哦,老马,你好,你好!对不起。”也难怪,老马打过来的是小号码,我却没有保留。

“七月呀,春天来了,油菜花也开了,是不是找个时间,叫几个网友来踏青呀!”他带着真诚的话语,向我发出了邀请。

“哦,好的,好的,待我选一个晴朗的天气,一定前来。”我对老马的盛情相约满口答应。

“你们可要来哟,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接你们。”老马又一次关照说。

“好的,你放心吧,既然你这么客气,我们一定赴约啦!”我挂掉电话,心里泛起愉悦的浪花。

三月二十二日,盼望已久的第二次相约来到了。我邀了几位很知名的网友,与之同乘一辆小车。本来说好是五位网友的,在出发前,有两个网友临时打来电话说不去了,很是失望。车程也是半个小时,我们很快来到了明觉镇。这是一个已经被撤并了的小乡镇,原来的镇政府合并到了石秋,但这个小镇依然人气很旺。经商的小摊贩沿着街的两面一字排开,各自吆喝着;买东西的人熙熙攘攘,犹如过年一样,一番热闹景象;车水马龙,来往穿梭,时不时传来的喇叭声和着摊贩的吆喝声,组成了一场盛大的交响乐,演奏着繁华而美到的一首春歌。

我赶忙给老马打电话,说我们已经到了。老马早早的在等候着我们,只是稍不注意,我们的车子从他的眼皮子地下开过。我们下了车,见老马打着手机,一个劲地问:“你们在哪?”我看到老马,朝他挥挥手,他一眼发现了我,立马赶了过来,一一和我们握手。此刻的老马又给我一个惊喜!与次的相见,又增添了几分潇洒。他身着西服,一双黑色的皮鞋,乌黑透亮,没染一点灰尘。不多的银发整齐不乱,面容红润,新年一过又似乎精神了许多!老马把我们迎到他家里,忙着泡茶端水。我们叙说着春节后的喜悦,将没来网友的情况对老马一一说明。老马甚是有点失望,失望中又有着一份惊喜——终于又盼来了一次相约。

我们小憩片刻,老马引领着我们去了美丽的“焦赞石”新农村。我们沿着十多里的柏油路,尽情欣赏山清水秀,美不胜收的环湖乡村!据了解这个村只有30户人家,这个村是政府规划的美丽乡村之一。走进村口,那高大恢弘气势的牌楼吸人眼球,我们伫立在进村的那座小桥上,清澈的湖水,鱼儿欢唱,波光粼粼;一栋栋的徽派式的小楼,整齐洁白;宽敞的干净的水泥路,别致的庭院,鸟语花香;暖暖的春风,蔚蓝的天空和清澈的湖水呈一线春色。如此美丽、优雅的环境,我不禁脱口赞叹道:“这里真是踏青赏春的好去处!”

爆闪警示灯
浙江燃油滤清器
赛纳莊园-四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