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州信息港 > 健康

苍穹邪帝 第49章 东皇石钟山

发布时间:2019-10-18 19:39:49

苍穹邪帝 第49章 东皇石钟山

冥魂族天生具有强大无比的神魂力量,更是万界中善于使用神魂力量的种族,此时他们正在做的便是温养他人神魂,这是一种秘法,而且还是绝不外传的秘法,但是此时他们却将这秘法用在了江远天的身上。

在这种暖洋洋的感觉中,江远天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忘记了所有的疲惫、仇恨还有伤痛,如同一个新生的孩子一般享受着世间缕阳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诸多冥鬼族开始轮番替换,被替换下去的一个个身影变得更加虚幻,而在这个过程中江远天的神识却是越来越大。

嗡!一道无形的波动荡开,江远天身上散发出一种让人无法逼视的光芒,隐隐间身上那种浩然正气也是变得越来越浑厚,这让那些长期处于阴暗中的冥生命心中敬畏更甚。

“谢谢你们,都退下吧!”江远天说着闭上了眼睛,然后手中那锈迹斑驳的钥匙再次出现,他要再一次尝试炼化这乾坤小世界,让这个小世界真正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灵轮转动,一道道无比强大的神识力量破题而出倾洒在钥匙之上。顿时这古朴的钥匙开始被一层淡淡的乳白色所笼罩。在这一刻江远天分明感觉到一种奇特的律动,如同新生儿的心跳一般强健而有力。

“这便是世界的心跳吗?”江远天轻轻呢喃,一道道神识开始随着这特殊的律动轻轻震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随着一个诡异的频率形成,整个世界都开始变得明亮了起来,低矮的天空开始变得越来越蓝,一丝丝云雾从天地相接的地方缓缓升起,江远天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放佛整个世界都在他的心中一般对于这里的一切一目了然。

这一刻他便是这个世界的神灵,他可以一念掌控这个世界的一切,包括脚下这座诡异的青龙古城。

“鬼帝!威武!”一阵阵山呼海啸声传来,江远天长身而起,一身衣衫猎猎作响,仿佛天地间的一般。只是他看了一眼那无数的人群,却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他依然很不习惯这种被万人敬仰,天下追随的场面,“那个,都起来吧,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刚才在我青龙古城的人中有一个人我必须要除掉,而且还要去他所在的势力就一个人。”

江远天话音刚落,囚牛便道:“帝君,现在竟然您已经正式成为了这个乾坤小世界的主人,那么你便可以掌控这整个世界,想来刚才那些人虽然强大,但是断然不会是这整个乾坤小世界的对手,而且只要帝君大人愿意,我们随时便可以脱离这里去为帝君大人作战,虽然我们在外边存在的时间受到这乾坤小世界的约束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但是凭借我们这千军万马,踏平一些小宗门还是可以的饿”

听到这话,江远天顿时间一脑门黑线,在他心中高高在上不可撼动的东皇山到了这囚牛的口中竟然变成了小宗门,这简直就是人比鬼,气死人啊。

“这样吗?看样子这次的事情似乎变得更有把握了一些,那我们即刻出发吧。”说完江远天的身影从这乾坤小世界中凭空消失,放佛在这里根本没有出现过他的身影一般。

只是那一阵阵恭送帝君的声音,分明显示着这一切都是真的,江远天真的成了冥鬼族的鬼帝。虽然对于鬼帝这个称呼江远天有些排斥,但是依然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出了乾坤小世界,江远天再次出现在岩浆海附近,只是经历了那乾坤小世界中的一切,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天,而先于江远天逃离乾坤世界的李太一等人早就已经消失的不见踪影了,他们何曾见识过这样诡异的事情。

李太一离了乾坤小世界心中一阵后怕外加不甘心,后怕自然是因为自己活了几百年,这次真算是活见鬼了,不敢自然是因为江远天厄难之源爆发,以至于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还丧失了一条手臂,虽然以他的修为要恢复手臂还是宽约做到的,但是那需要他付出不小的代价,而这个代价几乎已经让行将就木的他有些难以承受。

此时他脸色铁青的坐在龙渊圣朝的皇宫中,在他的面前云心公主小心的伺候着。

只听李太一怒气冲冲到:“哼,该死的厄难之源,这下子黑石鼎也得不到了。”说着他一掌捏碎了椅子的扶手。

“师尊您又何必如此动怒呢,当年那东西可是足足有那石鼎十几个大小,我想那幻海应该知道其他的部分在哪里吧?”

云心公主说着为怒火不熄的李太一满上一杯茶水。

李太抓起茶杯一饮而尽,起身便道:“你说的对,回东皇山,我就不信他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想不到老天对我李太一还真是不薄,当初逃了江远天,却在半路上遇到个陈幻海。”

一句话说完李太一忽然觉得自己丧失了一条臂膀的气也是消了不少。于是也不做丝毫耽搁,离了皇宫就向着东皇山的方向而去。他现在一刻都不愿意浪费时间。

李太一着急上东皇山,却不知此时还有两个人比他更着急。这两个人一个受了江远天的委托,又得到过幻海父母的照顾

,此时已经出现在东皇山不远处。

另一个人自然便是江远天了,江远天比谁都希望幻海师兄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在他看来师兄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所以离开了无恒山,他便一路向着东皇山的方向而来。此时的他凝聚灵轮,达到了天武境三重天的地步,只要进凝聚地命轮和天命轮便可以达到天武境九重成为年轻的强者。

短短七个月时间达到这一步,他已经足以傲世天下任何一个年轻一辈,然而他觉得这一切还不够,因为他要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东皇山,山如其名,到处都散发着一种山之皇者的气息,在烈日与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中正而又浩大,让人一眼望去便生出了一种敬畏感。

不同于无恒山六峰给人的飘渺而虚幻,这东皇山便是真的山中皇者,因为这里具有东灵域明面上强大的宗门――东皇山。

此时的江远天看着眼前这座浩大无比的东皇山,心中却盘算了起来,他明白自己若是大模大样的闯上东皇山必定会遭到为疯狂的阻杀,在这种阻杀之下,不消一时三刻恐怕他就得葬身山野。

虽然乾坤小世界中的囚牛说东皇山不堪一击,但那只不过是他没见识到真正的东皇山。虽然江远天不知道囚牛的这种信心从何而来,但是他还是觉得囚牛只不过是说说而已。

在一处无人的僻静处,江远天动用易容之术,在自己脸上抹了几把,整个人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十七八岁一脸坚毅的少年,之所以化作少年,是因为他想借助这个身份去东皇山“拜师!”而且还要拜在核心的掌控门下,只有这样他才能接触到幻海师兄的下落,也才能让东皇山的其他人打消对自己的警惕之心。

东皇山高有千仞,一条蜿蜒盘旋的青石路如同长龙一般环绕而上,让江远天看的不禁都有些肃然起敬,毕竟和他有仇的只是这里的人,并不是这里的山。

他如同一个苦行者一般,脸庞上带着超越常人的建议,这种表情在他的脸上显得很是自然,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个坚毅的人。

大约半个时辰后,江远天出现在了一座巨大的山门之前,山门前一块巨石被雕刻成钟的样子倒扣在一座不大的黑石上,仿佛从天而降的神钟一般,其上镌刻着无数的花纹,一种古朴沧桑的味道从石钟上扑面而来。

石钟下的黑石上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浩然而又深远,分明书写着“东皇山”。

“这便是东皇山吗?怎么山门处竟无人守候呢?”

江远天喃喃着向山门靠近,却见山门旁一块一人高的石碑与山门相比显得有些寒酸,其上刻着二十二个大字,曰:“擅闯山门,灰飞烟灭断轮回;拜师求艺,入门东行上钟山。”

再往下看,密密麻麻一排小子字字让人敬畏不已,其中清楚的描述了如何上钟山,更说明了擅闯的必死。

看着这样赤-裸-裸的威胁,江远天不禁皱眉,这东皇山的霸道看来是遗传的,就连这山门都是这样,想必其中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吧。

心里虽然有些鄙视,但江远天还是按照石碑上的提示越过石钟山门,前行五十步后向着东边一条岔道而去。

只行百步,他便看到一座十分怪异的山,这山呈乌金色,泛着寒光,其上散发着一种让人难以逼视的肃杀之气。

之所以说它是山,只是因为这个乌金一样的巨物确实是山丘状,且在其上有九十九阶台阶,这和当初在武道院门口见到的石梯很是相似,只是起表现的形式有所差异而已,其上的气势有所差距而已。

合肥治疗癫痫病方法
七台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岳阳治疗牛皮癣费用
合肥治疗癫痫病费用
七台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