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我愿再喊酒干倘卖无

2018-09-15 10:36:34

每当听到苏芮激扬高亢的声音演唱《酒干倘卖无》这首歌曲的时候,我的心就会不由自主地颤抖;每当我独自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听这首歌词简单质朴、弦律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歌曲的时候,眼泪禁不住潸然而下。有一次在歌厅里,突然听到一位朋友充满深情地演唱这首歌,我的眼泪霎时迸涌而出。

看过《搭错车》这部电影的人,无不为这部电影中的哑叔和阿美之间的故事感动,也无不为苏芮极具韧性、充满沧桑感的声调演唱的《酒干倘卖无》感染。而我,听歌而动情,感怀而流泪,不仅仅是被《搭错车》中的故事所感动,也不仅仅是被《酒干倘卖无》的旋律所感染,更是因为我有着独特的经历和相似的遗憾。

小时候的我让妈妈极度操心。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身体很虚弱,三天两头要到医院去看病、打针,以至于我看见医院就浑身战栗。妈妈平时对我很严厉,这个时候却对我关怀备至,呵护有加,买我爱吃的苹果,包我最想吃的饺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呵斥之语。我幼小的心灵在想,妈妈为什么平时对我这么苛刻呀,我比很多小朋友做得更好,为什么不表扬我,有一点点错就数落我?我多希望自己总是生病,这样,妈妈就不会教训我了。我不知道,妈妈心中是希望我学好,每逢我生病的时候,妈妈是多么的担心,多么的不安。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我的逆反心理很强,总是和妈妈唱反调。她要我扫地,我装作在看书;她要我去做作业,我偷偷地溜出去打乒乓球;她要我多尊重老师,我却在背地里起老师的外号。妈妈是那么的生气,我浑然不觉,自以为我应该有自己的空间,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家里的生活极度窘迫。

妈妈用微薄的工资不仅抚养我们六兄妹长大,而且做起一栋两层楼的房子。妈妈每月200元的工资,却要背负上万元的债务,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每日忙碌不停,种菜、养猪、养鸭、浇蜡烛。每当烈日炎炎炽热难熬,寒冬凛冽北风呼啸的时候,她总是坐在圩镇上卖蜡烛,因为这时候是生意最好的时候。下午两三点了,妈妈饥肠辘辘也舍不得买一点吃的充充饥,天气炎热,仅仅是到别人家里喝一瓢冷水。我去忙帮,到了十二点半就饿得头昏昏的,浑身没劲。她每次都会给我买一碗一元钱的肉丝面。说是肉丝面,其实只有两三根肉丝。我劝她吃一点,她怎么都不肯。我说:“妈妈不吃,我也不吃了。”她说:“你在长身体,要吃饱,这一碗面太少了,不够你吃的。你先垫垫底,回家我再煮给你吃,我回家吃。”实在拗不过我,妈妈才夹两口面条,或者喝几口汤。每个星期,我返校的时候,妈妈都给我五元钱作为一周的生活费,总忘不了叮嘱一句:“不要太省了,要吃好点,加强营养。”这五元钱,我一半用来买菜,省下的一半用来买辅导书。我不敢,也不愿再开口向妈妈要钱。记得有一次,一位同学带着兴奋的口气对我说:“在菜市场有一家牛肉汤店,非常好吃,不贵。”我心动了,去吃了一碗,牛肉爽滑,汤浓醇鲜,香辣适口,此生中再没有品尝到这么好吃的牛肉汤。可是三毛钱一碗,花得我有点心疼。同学自己吃了一碗,不过瘾又要了一碗,使劲劝我再加一碗。我不肯再花钱,仅仅让老板免费给我添了一勺汤。妈妈在家天天吃的都是自己种的空心菜、红薯叶等蔬菜,不见一点肉丁。只有当我们在家,她才会买一些肉回来。

尽管家里经济异常困难,但是妈妈从来没有拖欠我们六兄妹任何一个人的学费,没有少给我们一点生活费。记得我刚考上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一大早,妈妈就要我一起去推板车,到各家餐饮店去收空啤酒瓶。我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我俩一起去收空啤酒瓶的情景:每到一家餐饮店,妈妈就大声地问“有没有空酒瓶卖?”我呢,觉得不好意思,不敢喊。走了多家,收了几天了之后,我才敢怯生生地喊“有没有空酒瓶卖?”餐饮店卖给我们的啤酒瓶,我们排成一排排,对着光线一个一个地检查有没有破损,有没有裂纹。收满一车之后,我瘦小的身躯在前面拉,妈妈羸弱的身体在后面拼命地推。我感到很惊讶,上坡时反而比平地省力。原来,妈妈怕我累倒,总是使出最大的力气拼命地推,一上完坡就大口大口不停地喘气,脸色煞白,有时一坐下休息,半小时都起不来。遇到陡坡的地方,我们俩无法推上去,都是遇到好心人帮忙才勉强上去。一想到此情此景,我的眼泪潸然而下。妈妈用行动支持我去上学,用辛勤的付出积攒一点点学费。妈妈说了一家句让我感动落泪、让我铭记终生的一句话“我讨饭也要送你去上大学”。

当我参加工作,有了收入,我对妈妈说:“你不要那么劳累了,家里需要什么我会买回来,我会给你钱。”妈妈仍然不肯收下我给的钱,总是说:“你刚起步,开支也很大。”逢年过节我们给妈妈的钱,她只肯收一点点。就是这一点点,她还要积攒下来,非常大方地送给亲戚朋友。每当亲戚朋友结婚、生小孩、搬新家、过生日、子女上学,她都会送上一份厚礼,人情开支成为她最大的花销。我们当子女的都劝她,不要包那么重的礼,按照规矩来包就行了。她说:“你们小的时候得到很多人的帮助,现在我们经济条件好了,可以帮助别人了,我就要多帮助点。”妈妈依然保持勤俭持家的本色,一直忙碌不停,从不为自己买好吃的,好看的,好用的。我给她买的一件棉袄,她穿了十年,还不停地说“很好看,很暖和!”不让我们给她再添新的。

天有不测风云,突然有一天,大哥打电话给我说,医生怀疑妈妈可能得了癌症,已到晚期。我当时大脑轰地一下,瞬间懵了。医生建议我们带她到省级医院检查。可是她怎么都不肯,我们几兄弟轮番回去劝也没有用,又不敢告诉她医生的猜测,怕她放弃治疗。好不容易劝动了她去省级医院,她不肯住院,不肯配合检查,坚决不做手术。无奈,我们只好采取保守治疗的方式,期望中药能治好她的病,更期望她得的不是癌症。

可惜老天没有顺着我们良好的愿望走,妈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病痛折磨得她瘦骨如柴,一开始痛起来吃几片去痛片,后来每天都要打杜冷丁。可是她还像以前那样坚毅,从不在我们面前喊疼,说话声音洪亮,如果只听声音会觉得她不像是一位病重的人。妈妈生命垂危,我们都守在她周围,她的头脑非常清醒,对过去的事情记忆深刻。谈起浇蜡烛、卖蜡烛、养猪、收啤酒瓶的事情时,我说:“我们还小的时候,家里困难,无可奈何要做一些累的活重的活赚钱。我们都参加了工作,家里的生活条件改善了,就不要去做了。如果你早点放弃,多休息,就不会病成这样。”妈妈说:“做惯了,闲不下来,总想找点事情做。看着你们几个都很争气,心里面充满希望,我一点都不觉得累。现在躺在床上,什么事都不能做,还要你们伺候才觉得累呢。”

是啊,心中充满希望,再苦再累都不算什么。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愿陪着妈妈再喊“有没有空酒瓶卖(酒干倘卖无)?”

因为我心中的希望是:妈妈永远健康快乐地同我们生活在一起。(作者:宋海军)

木纹拉丝机
昆明臭氧发生器
上海品牌中心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