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州信息港 > 旅游

师兄来了快点逃 第八十六章 重逢(上)

发布时间:2019-12-05 08:08:54

师兄来了快点逃 第八十六章 重逢(上)

章节名:第八十六章重逢(上)

夜慢慢降临了,天空就像用湿墨渲染过一样,沉沉的透不出一丝光亮。

山峰像一只只张牙舞爪的妖兽,将所有的喧嚣都吞噬进去,月儿也害羞的躲进了云层,不肯露面。潺潺流动的小溪边蹲着一个俏丽的身影,韩宁取下了脚上的幻形链,拿着巾子在手上、脸上慢慢的擦拭着。

看着清澈的溪水,韩宁心里痒痒的,忍不住起了游泳的心思,一次游泳还是作为前世的韩宁,作为一个杀人机器,游泳这种可以在关键时刻用来逃命的生存技能,那是必须学会的一项,甚至与射击同等重要!

曾经教她游泳的教练还曾表扬过她,说她在水中就像是一尾真正的鱼儿,在不知道她真实身份的前提下甚至还邀请她加入职业游泳队,她喜欢这种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感觉,这会让她忘记残酷的现实,而现在,她已经真正的自由了……

不,韩宁的眼神转而冷酷下来,只有等救出爹爹们后,自己才会真正的放下,到那时,她就又可以与爹爹们一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也许还会多一个旭初哥哥……一念及南宫旭初,韩宁的嘴角重新挂上了甜蜜的微笑,看着下面清澈的溪水,又想起当初想要将院子建在这儿的初衷了--

来了清羽宫这么久,她从来也没有好好清洁一下身体,虽说修仙之后,身体里的污垢基本都通过吐纳气息从体内排出,可是长时间不洗澡却还是会让韩宁感到不适,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在走之前痛痛快快的洗一次澡,也是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儿,韩宁脱下外袍,一个猛子扎下了小溪!

小溪的水并不湍急,她轻松的在其中游动着,双腿快速的拍打这水面,溅起一朵朵晶莹、雪白的水花,身姿轻盈的在水面上自如的浮动,水面上丝绸般的波纹和星星点点的水泡就似在夜空的星海中徜徉,韩宁享受着这一刻独属于她的宁静……

一串水泡突然在她的右侧浮起……。

有人!

韩宁刚刚察觉到不对时,一只修长的手就蓦地从斜刺里伸出,一把揽住韩宁的腰,一股大力传来,将她往右边带去……

韩宁暗暗懊恼,居然有人如此接近自己都没有发现,是那边的瀑布掩盖住了他的脚步声?还是因为自己警惕性的降低,以为在清羽峰上就不会有人来么?

可是现在发生的情况根本就容不得韩宁再多做思考,她可以明白的感觉到手臂的主人是个男性,应该还是一个修为高深的男性,通过腰上传来的力量就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不仅仅是蛮力还灌注着不斐的灵力,在水中就将她的身子倒转了个圈,狠狠的往下砸去!

溪底遍布着各种碎石和水草,若是这一下砸实了,韩宁定然会头破血流!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由于被倒提的缘故,垂落下的手臂以肘相击,直接撞向了男人薄弱的部位,虽然自己不想随意报废人家重要的部位,可是他既然都对自己下狠手了,自己也不能便宜了他去!

头顶上传来一声轻笑,妖艳与冷冽伴随,映在耳中说不出的酥麻入骨,韩宁却听出了其中浓浓的怒意。

不好!

男人膝盖前顶,轻轻夹住了韩宁的手肘,她这样志在必得的一击竟然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眼看着在水中飘荡的水草已经触上了韩宁的鼻尖,成与败就看一击了!

韩宁借助男人桎梏住她的两处力道,借力打力,脚上使劲,整个身躯弯曲到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似灵蛇般缠绕上男人露在水面上的脖子,一挑而上!

“哗!”

“咳咳咳!”

韩宁破水而出,身子剧烈的颤抖,仿佛要将肺都咳出来,衣衫尽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将已经发育的不错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

月亮又从乌云后面露出头来,将光辉洒向大地,一切在月光的映照下都清清楚楚、纤毫毕现,包括对面的男人--

乌发碧玉披袭与肩下,肤似寒冰所凝,眉如墨画刀裁,鼻挺秀峰俊直,唇点桃夭媚然,刹那惊鸿……

男人虽然浑身湿透的站在那里,却好似清风舞动朗朗明月,又似流云漫卷满天红霞,但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却是那双如黑宝石般闪耀的眼眸,流盼之间姿媚隐生,顾盼之际而夺人心魂,他只是微微眯着看向了韩宁,似乎便有无数的媚光齐齐向她射来,带着一片令人迷醉的蛊惑,那如烈焰般燃烧的红衣宛如妖红盛开于雪野,魅惑难言。

月亮只在天空中闪现了一霎之那,就又被云层遮了起来,天地间似乎寂静了下来,朦胧的月光使得对方的模样又模糊了起来。

可是刚刚那一瞬间的月光已经足够对方看清自己,这一看之下,两人齐齐张大了嘴巴,就像是两座石雕,一动不动立在水中,成串的晶莹剔透的水珠从两人的身上滑落而下……

时间缓缓流逝,韩宁的眼神从愤怒、震惊到喜悦终化为了平静,就好像天空炸开的烟花,只灿烂一瞬,便很快慢慢恢复了平静。

男人的反应却与韩宁截然相反,从敌视、平静到震惊终化为了喜悦,眼神邪魅,慵懒一笑:“念舒,好久不见!”

魅惑的双眼上下打量了一番韩宁,似有些流连忘返:“没想到多年没见,你一点没变,出落的越发的漂亮了……”

韩宁也注意到自己的不妥,狠狠挖了男人一眼,捡起地上的白色衣袍,披在了身上,没好气道:“叶宸南,这么多年你也没变,越来越轻佻,也越来越像个女人了!”

“哪有,不如你检查一下。”就像是次时见面一样,叶宸南抓着韩宁的手就往自己身上按去,韩宁早有防备,似一尾滑溜的鱼儿滑出了他的掌心。

“你接下来是不是还准备让我给你验明一下正身?”韩宁抬起的眼眸不经意的撞入他那媚态横生的瞳中,那种久违的面红心跳的感觉又重又浮上心头,就连湿透的全身都微微泛上一丝燥热。

叶宸南又是轻笑一声,沙哑的笑声像午夜里撩人的妖魅,好似有人拿着一根软软的羽毛在韩宁的心上不停的搔动

“念舒,你也太过绝情了吧,好歹我们也曾经同生共死过啊。”叶宸南怨的瞥了韩宁一眼,活像她是个负心薄情的女子一般。

韩宁顿时有些吃不消了,往后退了一步,连连摆手道:“别,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是嘛?那刚刚你对我的做的,你是打算又赖掉不认账吗?”叶宸南见韩宁后退,越发逼上前来,那张比女人还美的脸近距离看更是完美的毫无瑕疵,嫩如剥壳鸡蛋的脸上竟然找不到一个毛细孔,光滑的能让世上所有的女人嫉妒。

当然,韩宁是不会承认自己在那一刹那也产生了一丢丢的嫉妒,这样惊心动魄的美丽根本就不属于凡俗,若是古代的商纣妲己恐怕也不会比这张脸来的更加美了……。

“我-我-对-你-对你做什么?”两人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一厘米,韩宁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叶宸南那温热的呼吸铺洒在她脸上的感觉……

两人什么时候离的这么近了?

大惊之下,韩宁又猛地后退两步,一只结实的手臂的搂住了韩宁的纤腰--

“别再退了,否则你又要掉下去了!”

略带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宸南那张放大的脸又呈现在韩宁面前,搂在韩宁腰上的手似乎释放出一种惊人的热度,让韩宁像是被烫着了一般,从叶宸南的怀中猛地跳了出来--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念舒,我真的好伤心啊,你刚刚对我动手动脚了半天,我都一声不吭,任君采撷,可是你却……”叶宸南故意做出一副心碎欲绝的模样,瑰丽的面容配上这种黯淡的颜色简直能让所有看到的人都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捧给他,只为求得他的一笑。

明明知道这家伙只是在装腔作势,可是韩宁还是忍不住被迷惑住慢慢上前,想要安慰一下他,可是甫一接触他那微微上挑的嘴角,立时清醒过来,怒色浮上眉间:“叶宸南,刚刚我还没和你算账呢!我在里面游的好好的,你做什么突然跑出来想要摔死我?”

说到这件事,叶宸南的神色也正经下来,魅惑的面容板了起来,竟带着几分不可侵犯的凛然味道:“念舒,你怎么会出现在这清羽峰之上?”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清羽峰之上!”韩宁针锋相对的问到,丝毫不肯退步。

“好,那我告诉你,我是季溟宫主的三弟子,自然会出现在这里。”

叶宸南的这句话不亚于晴天打了个霹雳,将韩宁劈的半天都回不过神来,这家伙竟然就是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三师兄?!

韩宁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奇怪极了,忽青忽蓝忽绿,就像是一个被打翻了的调色盘,不断的变化着……。

成都圣贝牙科医院怎么样
重庆市梁平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梅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哈尔滨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
潍坊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