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州信息港 > 体育

八零后少林方丈 第276章 破局

发布时间:2020-02-15 20:21:31

八零后少林方丈 第276章 破局

全文字无广告第76章破局

棋局谷是一个雪谷,面积不大,里面有一间小房子,是思勃拓上人的居所。全文字无广告

看到雪谷之中孤零零的小房子,霍元真心里暗暗佩服。

这才是真正的苦修,一个人呆在这里几十年不曾离开,非有大毅力者不可为。

棋局谷中央,一块空地被清扫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黑白二色的巨大棋子。

霍元真远远的看了一眼,立刻就感觉到,这个棋局自己恐怕是破解不了。

虽然以前他也玩过围棋,但是却根本不是什么高手,一看这个棋局,立刻头大如斗。

但是现在思勃拓上人跟随在自己身边,对霍元真道:“既然来了,就请入局吧,你执白子。”

霍元真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来到了这个巨大棋盘的另一面。

“老衲要提醒一句,此棋子的移动,不可使用内力,不然即便你破了棋局,那也算输。”

看了看棋盘上的局面,怎么看白子都想是随时要报废的样子,霍元真想了想:“破此棋局,一定要执白子吗?我们换一换可好?”

思勃拓上人楞了一下:“必须执白子。”

看到投机不成,霍元真只好硬着头皮坚持下去,随手在旁边的一堆白色大棋子中拿过了一颗。

反正也是研究不明白,霍元真干脆将白子直接搬运到一个看似不太关键,但是距离比较远的地方放下了。

思勃拓上人看到霍元真的举动,立刻双目放光。

待霍元真落下一子,他也拿起了一个黑子,找了个地点落下。

等他搬运完一子,霍元真也不考虑具体该怎么走,直接跑回去,再次搬运了一个白子过来,飞快的找个地方扔下了。

看到对方落子如此迅速,想必是胸有成竹,思勃拓上人也不敢大意,立刻跑回去搬运棋子来落下。

两个人你来我往,霍元真是胡乱下,思勃拓上人则是需要思考一下。

以前来破局的人也有不少的,但是无一不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会走一步,还没有一个像霍元真这样飞快落子的。

虽然思勃拓上人对于自己这个棋局已经研究的通透,但是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下法的,一时间也摸不清对方的路数,只顾下棋。

两个人一人跑了数十趟之后,胡乱落子的霍元真终于是彻底的走入了被动。(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虽然下围棋不是很厉害,但是他也明白自己即将输了,对方新落下的黑子,彻底堵死了自己的通路。

不过霍元真自有他的办法,反而是跑的更快了,搬来棋子几乎是抛下就跑,回去搬运第二颗等待思勃拓上人落子。

思勃拓上人看到对方的速度越来越快,也不好意思走的慢了,也跟着飞快的来回跑着搬运棋子。

因为跑的太快太心急,他都没有发现霍元真趁着他回身的时候,悄悄的将其关键一子和白棋调转了一个位置。

一子之差,千变万化,白棋的大龙瞬间就活了,已经准备好张牙舞爪的对黑棋反噬了。

直到又走了三四步,忙碌的思勃拓上人正要开口说话,突然面色一变。

“咦!”

他急忙来到了自己的棋子面前,有些不敢相信这步棋是自己下的。

刚才还明明不是这个位置的。

这时候,霍元真又搬着一个棋子跑了回来,对思勃拓上人道:“上人,怎么不走了呢?”

思勃拓上人面色难看的抬起头:“你使诈!”

“阿弥陀佛,上人此话,贫僧有些不懂了,贫僧如何使诈了?”

“你还要狡辩,明明我刚才走的是这个位置,怎么现在却跑到这里来了呢?”

霍元真看了一眼,随口道:“为何会如此,贫僧就不知了。”

思勃拓上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对于霍元真的无耻行径异常恼怒。

棋局下到这里,已经没办法继续下去了,继续下去,说不定要走多久了。

霍元真道:“不知贫僧如今可算破局?”

思勃拓上人到底是高僧,呼吸了两口气,已经平静了下来。

“下到这个地步,其实你已经破局,虽然你是用的投机之法,可是老衲当时没有发现,也算你成功了,当然若按照严格标准来说,此局你根本未破。”

“阿弥陀佛!上人所言极是,贫僧确实耍了手段,所以此局我根本未破,唐突之处,还请上人赎罪。”

“阿弥陀佛!”

思勃拓上人稽首为礼,示意无妨。

“贫僧未曾破局,就此告辞了。”

霍元真看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心里惦记着谷外是否抓住了孙山,就想告辞离去了。

不料思勃拓上人却道:“这位小师父,你的龙象般若功是跟谁学的?”

霍元真早知对方会有此问:“龙象般若功,是贫僧的师父留下的一本秘籍,贫僧于三年前发现此书,才开始练习,我少林弟子如今也都修炼此功夫了。”

“少林....。”

思勃拓上人想了想,“可是位于南方的莆田少林寺?”

“非也,贫僧的少林寺新建没多久,位于河南嵩山。”

思勃拓上人不关心霍元真的少林寺在什么地方,他关心的,是霍元真的龙象般若功。

“贫僧观小师父你的龙象般若功,似乎已经颇有火候,这个千斤棋子,至少也要有五层巅峰的龙象般若功才能搬的动,而你搬起来似乎还很轻松,应该有六层的龙象般若功了吧?”

“贫僧不才,七层巅峰而已。”

思勃拓上人其实心中已有判断,只是他方才听说这个和尚才学习龙象般若功三年,实在不敢相信对方已经修炼了七层的龙象般若功,如今听到对方亲口证实,任凭他见多识广如今也是被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天才啊!可惜是禅宗的。

他在这里摆设玲珑棋局,其实就是在寻找一个真正的天才,最适合担任密宗之主的。

这就是他的任务,所谓棋局,只是一个考验,而且考验的不是真正的棋艺,而是这个人的聪慧和根基。

眼前的这个小和尚,够大胆,够聪明,把自己都给蒙蔽了,而且居然修炼了七层的龙象般若功,这简直就是天降奇才,送到了自己面前。

此时的思勃拓上人,真希望眼前的人是一个普通人,哪怕是一个道士,也比一个和尚好。

禅宗的人入主密宗,怕是密宗里面的其他长老无法接受。

“小师父,你可知贫僧摆这棋局的意思?”

“当然知晓。”

“你身为禅宗之人,既然知晓这棋局之意,居然还来尝试,你的做法,你们禅宗的人怕也是不会认同吧?”

“贫僧曾经见过一位密宗的古乐法王,也曾经和其探讨过禅宗密宗之事,贫僧认为,禅宗密宗本为一家,只是因为文化地域的关系,导致如今形成两个流派,这边是和尚,那边是喇嘛,这边是禅师,那边是法王,但是其实我们信仰的都是同一个佛祖,念的都是同一种经卷,同样的晨钟暮鼓,同样的青灯古佛,佛前三叩首,冲天一炷香,可是偏偏就被一座大山几条江河阻隔了,如今这种局面实乃是人之过也,绝非佛祖所愿。”

听到霍元真这番言语,思勃拓上人感觉到了震撼。

是啊,这种局面是佛祖乐于见到的吗?肯定不是,而是人为的。

是人的思想在作怪,按照民族和地域,人为的划出了圈子,将佛门一分为二。

思勃拓上人神情似乎有些激动:“这位小师傅,你的意思?”

“这种狭隘的民族思想作怪,导致佛门两分,甚至很多人心里,还有和对方一争高下的心思,就比如今日这个棋局,上人想赢贫僧,贫僧也想赢上人,但是贫僧在中间巧妙的搬动了一子,局面到如今反而平衡了,如此结局,岂不是比真正破局还要好吗?”

思勃拓上人忍不住双手拍了一下:“小师父说的不错,其实贫僧也一直希望找到那个能巧妙改善局面的人,小师父所言,正合我心。”

说完以后,思勃拓上人感慨的道:“本来贫僧打算今日就是最后一次开谷了,今日之后,就将返回密教,原本的那个候选者,贫僧虽然不是非常满意,但是也还算可以,没想到今日又多了小师父,如此一来,贫僧又多了一个选择了。”

“哦!莫非在贫僧之前,还有人曾经得到过上人的认同?”

“不错,三年前曾经有一个净念禅宗的弟子来过,此人的天赋也是不错,天生神力,一招之差险些破去棋局,不过他只是天赋好而已,对于禅宗密宗的理解,却不如小师父般透彻。”

听到了思勃拓上人的话,霍元真心中一动,净念禅宗,怎么这个门派又出现了?

对于净念禅宗和慈航静斋,霍元真一直保有警惕之心,听说他们也来破这棋局,不由心中警觉。

“如今有了小师父你,又有了净念禅宗的弟子,贫僧也算有了两个候选人,不知若有朝一日,贫僧来邀请小师父前往密宗,甚至是担任密宗之主那一日,小师父可愿意?”

“阿弥陀佛!贫僧方才说过,禅宗密宗本一家,若是有那日,贫僧当促进二宗合一,而非具体想做哪一方的主人。”

“阿弥陀佛!”

思勃拓上人宣了声佛号,没有继续说话,甚至连地面上的许多棋子都不管了,直接转身就往谷外走去。

他在这里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看着思勃拓上人的脚步匆匆,霍元真心里暗笑,数十年的雪谷生涯,高僧也寂寞了

ps:全订阅本书的朋友,你现在已经有了一张免费的评价票,只能投给本书,不投也是浪费,现在来点击投出来吧,谢谢了。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