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州信息港 > 体育

厉害了我的锅 012 蝎子哥的鼻梁骨

发布时间:2019-10-19 13:57:52

厉害了我的锅 012 蝎子哥的鼻梁骨

就在马小震踌躇满志正准备走向自己人生的时候。

一个鼻梁上裹着厚厚纱布、手臂上纹着一只毒蝎的悲催男人,正在一群小弟们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从一家公立医院出来。

正是城东安置小区一霸——蝎子哥杜谢。

自从昨天晚上迎面中了马小震的一记势大力沉的高压锅,蝎子哥可怜的鼻梁骨毫无悬念地骨折了。小弟们殷勤体贴地敲开了一家诊所的门,却不能治,只好连夜辗转送到了这家公立医院。

两个小时以前,五官科那个兽医一样的男人掏出了一根甩棍,啊不,铁棍,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插进了蝎子哥的鼻穴,用尽平生之力死命1捅。

然后,蝎子哥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鼻梁骨发出了“咯吱”的1声脆响,就像踢破了一面不堪重负的老旧木门,那是一种筋断骨折,令人酸爽到了极点的感觉。

紧接着,兽医又取出了各种工具,开始忘我地往蝎子哥的鼻孔里冲刺,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九浅一深,一下、两下、3下……

直到用纱布条把蝎子哥的双侧鼻腔塞得像每天早高峰的地铁那样再也塞不进任何东西,那个兽医才露出了如蒙娜丽莎般的微笑。

“OK,你的鼻梁已固定好了,再也不会长歪了。回去吃消炎片,三天以后来复诊!”

经过了屠宰场一般的手术现场,饶是蝎子哥这样终年混迹于道上的铁骨铮铮的汉子,也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浑浊的老泪。

疼!太他妈疼了!

简直是生不如死!

一夜之间,道上赫赫有名的蝎子哥恍如老了十岁。

在手下们的搀扶下,他步履蹒跚地走出了医院,仰头挺胸,就像一头搁浅的鲸鱼一样艰苦地张嘴呼吸着,并时不时咽下一口从鼻腔里流入嘴里鲜血

“他妈的,一会就召集人马去找那个杂碎!”蝎子哥咬牙切齿一脸阴狠地道:“老子非把他的鼻梁骨打成十八段喂狗不可!”

小混混们齐声答道,纷纭骂骂咧咧为老大蝎子哥出气。

“妈的,把他往死里弄!”

“大爷们得给他做个开颅手术!”

“明年的今日就是他的忌辰!”

“咦?那是……”

这时,一个眼尖的黄毛小混混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大家循着他的眼光看去。

只见不远处,一个身穿惨叫鸡沙滩大裤衩、脚蹬人字拖的不羁男人,正吹着轻盈的口哨向前走。

更奇异的是,不知道哪里还隐隐传来了背景音乐。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正是蝎子哥遍寻不着的马小震。

“让你他妈的潇潇洒洒!老子弄不死你!”

蝎子哥又惊又喜,朝小弟们使了个眼色,混混们有默契地呈扇形分开,渐渐向马小震合围过去。

马小震压根就没有发觉自己已成为一只被群狼围猎的黄羊,他吹着口哨,依然沉醉在神器在手美人有约的人生中。

正走着,马小震忽然觉得喉头1紧,咽喉已被1双手死死地扼住,刹那间,呼吸已变得困难。

惨叫鸡的背景音乐顿时也戛然而止。

“小子,把我鼻梁弄断了,看来你很得意呀。”

蝎子哥阴沉着脸走到马小震面前,斜着眼睛打量起马小震。

马小震看着面前威风凛凛的男人,心里一阵恍忽。

“哥……你是谁呀?尊姓?”

这不能怪我马小震呀,纱布盖住了半张脸,搁谁也认不出来呀。

蝎子哥大怒。

把老子鼻子都弄断了,就来一句你是谁?尊姓?

贵姓你妹呀!?

老子是毒蝎哥!

老子是危险气质与性感气息完善结合的毒蝎哥!

“我操你大爷,老子是……呃——”蝎子哥摆出了一个有生以来为愤怒的表情,可是表情幅度实在太大,牵动了可怜的鼻子……

激动之下,两道鼻血顽强的突破了纱布的围困,在蝎子哥的鼻孔下流淌开来。

“老大憋激动!”

“生命如此美好,我们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看到蝎子哥再度喷鼻血,混混们急了,手忙脚乱地帮蝎子哥再度止住了鼻血。

“蝎子哥?”

马小震眼睛的余光扫到蝎子哥手臂上的纹身,终于反应过来,顿时心下一沉,心里暗叫不妙。

昨天晚上敌众我寡,他一心只想救陈墨瑶,也没注意下手分寸,想不到一个高压锅砸断了蝎子哥的鼻梁骨,这个梁子已经结下,看来今天这个局面是难以善了。

“你看到了!”蝎子哥冷静下来,恶狠狠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你把老子弄成这样,该怎么赔偿我?”

他心里其实已经打定主张,一会一定要打断马小震的鼻子,顺便买一送二打断马小震两条腿,如此方泄他心头之恨。

但是,打人之前,必须先榨干马小震口袋里的钱!

对!让他人财两空,尝尝我毒蝎哥的利害。

蝎子哥心中计议已定,脸上的笑容又阴险了两份:“说!怎么赔偿?”

“蝎子哥,怎样赔,您开个价!”

马小震一边赔笑周旋,心思却转得飞快,想着脱身之计。

目前形势,敌众我寡,蝎子哥一行有七八人,自己却是形单影只孤伶伶1人,大为不利。

虽然自己神器在手,炼化的人字拖有灵猫之力,跑起路来料想无人能挡。但是此刻,一个身材高大的混混已经扼住自己的喉咙,周围的混混又是团团围住,几乎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其他的宝物呢……

马小震努力思考自己的宝物,自己还有一条有梦想的咸鱼、1只睿智的绝杀鸡、一个傲娇的抓挠……

想到自己高压锅里的宝贝们,马小震的脸色又白了两分。

妈蛋,甚么狗屁宝物,越想越不靠谱!

蝎子哥看到马小震惨白的脸色,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样吧,我毒蝎也不为难你,你拿三十万,再让我打断你的鼻梁骨,咱两之间的事,一笔购销。”

“少十万,我打断你一条腿,少2十万,我打断你两条腿。要是三十万都没有嘛……”蝎子哥得意地拍了拍马小震的脸,眼光不怀好意地在马小震下身晃来晃去:“那就看你有没有三条腿了……”

“哈哈哈……”

混混们爆发出一阵冲天的大笑。

看着蝎子哥无私大笑的模样,马小震却是心中一喜。

此刻蝎子哥离自己的距离只有五十公分,只要趁其不备一记撩阴腿踢中他的命门,再趁混混们慌乱之际用后脑勺猛撞背后那个家伙的面门,一扭头就能冲出包围圈。

届时,凭着脚下具有灵猫之力的人字拖,谁又能追得上自己?

马小震心里有底了。

蚌埠牛皮癣医院
九江性病医院
辽宁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蚌埠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九江性病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