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州信息港 > 网络

酒家小说谁是英雄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7:42

(一)月黑雁飞高    大理是个好地方,对于这一点,恐怕没有人会怀疑吧,这里“天气常如二三月,花香不断四时春”,就好像大儒李元阳说的那样:“若夫四时之气,常如初春,寒止于凉,暑止于温。”  可是,纵使眼前所见,到处都是日彤彤,风荡荡,桃花流水,芳草青山,范怨书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一个落魄江湖,穷得叮当响的人,如画的美景,永远都与他们无缘。说实在的,范怨书实在是不理解,他那个死了的爹爹,怎么就好像是跟书有深仇大恨一般啊,天底下那么多的好字眼,偏偏给自己的儿子取名字叫什么“怨书”。唉,爹爹跟书有仇,书呢,就跟他范怨书有仇,连考了几次科举,都没有办法金榜题名,有一回,那主考官看了看他的名字就摇头道:“这样的名字,怎么可能上人见喜啊,可惜了一表人才。”  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一个人,是生来想当隐士的,范怨书也不例外,无可奈何之下,他选择了在这苍山洱海隐居,每日里,天风袅袅,轻帆缥缈,紫芡波寒,青芜烟淡,处处风景如画,鸟语花香,倒也正好解解心中的苦闷之情。  当然,他也会时常走出自家那三间茅草房,到邻家雕梁画栋的大屋子里坐坐,邻家的主人复姓慕容,名叫霜秋,素有孟尝之德,尤其善于下围棋,而范怨书呢,书虽然读不好,对于围棋,却是颇有心得的,所以,经常去慕容家手谈一二。  不过,可别误会,他可不是和慕容公子手谈,而是和慕容世家的大管家,同时也是慕容霜秋的师叔朱紫有交情。这位朱师叔是慕容霜秋的师叔,慕容霜秋自幼父母双亡,他的全部本领都得自于这位师叔。别看慕容霜秋性格高傲,从来都不理睬人,可是,这个朱紫却是平易近人,和任何人都谈得来。  世人都说慕容霜秋太过于清高,不过范怨书可不这么看,在他看来,或许,慕容公子并不是不爱理人,而是实在没有时间理人。一天十二个时辰,被他安排得满满的,睡觉休息四个时辰,读书练棋四个时辰,习武练剑四个时辰,正好一天十二个时,正是“读书惊日短,舞剑伴星稀”啊。所以说,虽然很多人都说,慕容霜秋是个活得很孤独的人,可是,范怨书却知道,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孤独。  要说孤独,倒还是范怨书更孤独些吧,他守着几亩薄田度日,有时候也给村里的几个孩子开蒙,教教私塾,可现在正好是农闲的时候,也没有人雇他教书,所以,他就有大把的时间来发呆了。没事情做,就到慕容家的大院子里,看慕容霜秋练剑,他练多久,他就看多久。  可是日子并不总是那么平静的。一天夜里,慕容公子终于练完了剑回去休息了,范怨书却还不想睡,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想等朱紫出来,再聊上两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朱师叔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就是不露面。众家丁都知道他是朱紫的朋友,朱紫让他当这里是自己的家,便也不来打扰,做完自己的事情,就纷纷散去了,院子里突然变得很安静。  夜深人静,凄凉酸楚,永夜的角声吹破游子的客心,要说景色凄凉,可是,客心却更加凄凉,看着天边飞过的一只孤雁,想想自己身在云之南,天一方,真是年年人断肠,岁岁添忧伤啊。老天爷也真是会打趣,就在这时候,浓云遮住了淡月,月黑风高,一阵凉风袭来,范怨书突然感到脖子上凉凉的,似是有一把尖刀架在了上面。  “快说,《无名棋谱》在哪里?”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范怨书听得一愣一愣的,关于棋谱,他只听说过什么《桃花泉》、《橘中秘》,这个《无名棋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想到这里,他忙道:“《无名棋谱》,你搞错了吧,我怎么知道《无名棋谱》在哪里啊?阁下,你怎么就能够肯定,棋谱一定在我身上呢?”  “少说废话,慕容霜秋,自从你一踏上无名岛起,我们就知道你一定是来者不善。哼,没想到吧,你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其实,我们早就注意到你了。爹爹料到了你会来偷棋谱,设好了陷阱等你,可是,没想到,竟然被你逃走了,而且,还带走了我们的镇岛之宝——《无名棋谱》。”  范怨书觉得真是哭笑不得呢,他原本以为,这小子只是一个鲁莽之徒,不过,却原来不仅如此,还是一个话唠,不过,这样也好,几句话一说,他就基本将情况给搞清楚了。原来他们把自己当成慕容霜秋了,慕容公子真的会是梁上君子吗,他家里的典籍,称得上是汗牛充栋了,至于劳师动众,去一个小岛上偷书吗?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慕容霜秋。”范怨书觉得,现在想什么都是多余的,还是要先将自己脖子上的这把凉飕飕的小刀子弄走,这才是正题。  “别以为天黑,我就看不见你啊,你那天上岛的时候,就是穿着今天这件衣服。”  范怨书这回真的有点哭笑不得了,这就难怪了啊,他刚才还纳闷呢,生性孤傲的慕容公子什么时候突然变得殷勤起来了,看见他的衣服破了,就把自己的衣服送给他。难不成,他早就知道会有人找上门来,所以,提前预备让他做替罪羊?幸好这个人还不是莽撞得太过离谱,如果他想都不想,上来就一刀把我杀了的话,慕容公子可就安全了啊。就算他够仔细,发现自己杀错了人,可是已经杀错了,又能如何呢!慕容公子正好可以报告官府说他杀了人,捕快就会去追捕那人,那人从此亡命天涯,便无暇再去找慕容公子麻烦了,慕容公子还是可以独享太平。  想到这里,范怨书晃了晃脑袋,不会吧,慕容霜秋虽然看上去不爱理人,可也总还应该算是个正人君子吧,自己常在慕容家看书、吃饭,整天赖着不走,公子也从来都不赶他啊,可见,他是个外冷内热的人,有着一颗孟尝饱客之心。唉,但愿自己想多了,杞人忧天,但愿慕容公子只是好心把衣服送给我,但愿是这个人张冠李戴弄错了对象,不是慕容公子偷的棋谱。  范怨书想的时间长了些,脑袋晃来晃去,又差点让那人有所误会,那人厉声道:“慕容霜秋,少说废话,把棋谱交出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  范怨书能够感受到,那人的手在微微颤抖,看来,拿刀架着人家脖子这种事情,他也还是头回做呢。“原来你是只认衣裳不认人啊,如果你认识慕容霜秋的脸,请你点上灯笼火把,仔细地看看我的脸,你就会知道自己错了。更何况,你刚才自己说了,你们设下了陷阱等慕容霜秋上钩,可是,他还是逃走了,你觉得,如果我就是他的话,你还有机会,拿刀架着我的脖子吗?”  那人果然是个愣头青,真的绕到了前面,盯着范怨书的脸看了半天,可是手里的刀还是抵着他的脖子。那是一个稚气未脱的美少年,生得唇红齿白。他发现自己真的弄错了,连忙把刀放下,垂手而立,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学生来到先生的面前。  范怨书笑了,他从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自己也曾经和他一样,怀揣着少年壮志,天不怕,地不怕,只可惜,岁月磨人啊。这也是个爱棋的少年,不然他不会为了一本棋谱而拿刀指人的。“你好,我叫范怨书,隐居在此地,是慕容公子的邻居,时常到他这里来坐坐。”他顿了一下,又补充说:“不过,我想我还是可以帮你的。我是说,也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呢。”  那少年还是站着,踌躇不前。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坐下说话,好吗?”  “哦,好,好的。”  “我还不知道阁下的尊姓大名呢。”范怨书也坐了下来,微笑道。  “我叫白金龙,是岛主的儿子,长子,所以我有义务把宝物追回来。”  接着,白金龙便开始述说慕容霜秋是怎样偷书的,说得有根有据,头头是道,范怨书都有点相信了,至少事发这几天,慕容霜秋真的不在慕容世家。  “其实,虽然说是偷走了《无名棋谱》,但也只是撕去了其中重要的两张而已,上面记载了一局名叫百日解的珍珑,是当年齐望石老前辈对一个名叫虚竹子的中原女子的棋局。虚竹子棋艺精湛,齐望石老人想了整整一百天,才想到了破解的办法。这局珍珑被记载了下来,便称为百日解。棋谱上其他的棋局虽然精妙,却都比不上这局。我想,慕容霜秋可能对它们不屑一顾,他只对百日解感兴趣。”  “原来如此,不过,有一点我还是不明白,你听了别生气啊,难道无名岛上就没有人记下了棋谱,或者抄写一份备份吗?为什么一定要找回被慕容公子偷走的那一份呢?”范怨书道。  “棋谱的内容岛上很多人都知道,我也知道。但是我们还是要夺回原来的棋谱,这位先生,您可知道有句话叫做‘敝帚自珍’吗,对于我们无名岛的人来说,那不仅仅只是几张纸而已,那还是祖上流传的青毡旧物,也是一种围棋精神。”说到这里的时候,清风吹开了微云,明月的清辉重新又倾洒下来,照在白金龙的脸上,竟然平添了几分神圣的感觉。  范怨书深深感动了,他决定帮白金龙,慕容公子对他不错,可是,他还是决定要和他对着干,虽然,他还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  “我有办法,再过半个月就是八十一门英雄会了。”他转向白金龙,道:“你信得过我吗?”  白金龙考虑了一下,很快做了回答:“嗯。”    (二)读书悟棋道    范怨书读的那些圣贤之书,早就已经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所以,他已经记不得,“言必行,行必果”这句话,究竟是不是“子”曾经“曰”过的了,不过,言而有信这一点,不管是不是儒雅君子,都是应该要做到的,既然这样,答应了白金龙的事情,无论如何,范怨书都是要做到的。  他的计划是在八十一门英雄会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围棋来试探慕容公子,看他是不是真的偷过棋谱,可是,说起来容易,真正计划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别的且不说,光是如何赢慕容公子的棋,就让人颇为头痛。虽然说他没有和慕容霜秋交过手,但是,却不止一次和朱紫手谈过,很遗憾,他一次都没有赢,据朱紫说,他家公子,棋力强于他数倍。  正在范怨书冥思苦想的时候,一个人默默地走到了他的身边,正是朱紫。朱紫是一个很健谈的人,而且如冬日可爱,和慕容公子判然不同。  范怨书忍不住问:“朱先生,究竟要怎样才能下好围棋呢?”  “所有的棋规你都懂?”  “是的。”  “慕容世家所收藏的所有棋谱你都研究过,并且知道它们好在哪里?”  “对。”  “那我就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因为即便是我家公子,我也只是教会他所有的棋规,指点他阅读所有的棋谱,使他免于暗室求物,如此而已。”  “可是,我和慕容公子的水平却有着天壤之别,难道我真的是没有天分吗?”  朱紫叹了口气,道:“怨书,这样吧,我讲个故事与你听。列子学射箭,能百步穿杨之时,便去告诉关尹子。关尹子问他是否知道自己为何能射中的原因。列子当然不知道。关尹子告诉他箭术还没练到家。三年后,列子告诉关尹子,他苦练三年,终于知道了射中的原因。关尹子告诉他要牢牢记住其中的道理,不要违背它,不仅是射箭,治理国家与修养身心也是这样。现在我要告诉你,下棋也是同样如此。”  范怨书晃着脑袋说:“那射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啊?列子说了吗?”  朱紫看着他,苦笑着摇头道:“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其实,为什么会射中,根本就不重要啊。你知道我家公子听了我这段话之后,是怎么回答的吗?他说:‘于纷纭万象中见微知著,察其所以然,以知善恶之来去,祸福之相倚,才能心合于道,下棋、做人都是这样啊。’”  范怨书忙点头称是,虽然他心中还是不明所以。  朱紫又道:“列子为伯昏无人表演箭术,他把一杯水放在持弓的手臂上,一支支箭连续飞射,前一支才射出,后一支又搭上了弦。列子形神凝聚,如泥塑木雕一般,你说他的箭术好不好?”  “当然好。”范怨书不解其意。  “可伯昏无人不这样以为,他觉得列子是有心为射而射,并未达到无心为射而射的地步。如果列子脚踏危崖,面临几十丈深渊,就不可能达到这样水平了。”  范怨书想了一会儿,试探地说:“莫非,你的意思是说,下棋的时候,要不为外物所牵制,无心为弈而弈?”  朱紫仰天大笑,道:“孺子可教。”说着,便微笑着走开了。  可是,范怨书还在原地纳闷,下棋而已,说得这么玄乎干吗,道理是对,可是,却没有说具体的做法啊,唉,都说“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看人家慕容公子,对于八十一门英雄会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是,他却既没有“计”,也没有“梯”。  离开了慕容世家,他越想越心烦,便沿着山路走走看看,权作散心。重重叠叠山,悠悠荡荡水,春恨何穷,秋愁无尽,唉,范怨书的心情,始终是好不起来呢,就在这时候,他突然看见,在路边有一个老者,正坐在那里画画,画一笔,看一眼点苍山,他不觉好奇,便凑了上去,却见那老头笔下所画,和眼前所见,完全不同,他正诧异呢,那老头却突然叫了起来,道:“我画成了。我画成了。”  范怨书不觉嘀咕道:“画成什么啊?我看是每况愈下吧。”  那老头突然回过身来,看着范怨书道:“原本我画山的时候心中无山,可是笔下却有山。现在我画山的时候,心中有山,但是笔下却无山了。你说,是心中有山好,还是心中无山好啊?” 共 1161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须要重视什么呀
昆明好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要怎么治疗效果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